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616章 某人消失,各不相同的真相

-

紀老爺子歎氣:“他其實並不知道最真實的內情,是東拚西湊了一些訊息,想拿來威脅你而已,隻有我說的纔是真相。”

紀禦霆根本就不信,紀老爺子說的每一個字,他都聽不進去。

“爺爺好好休息,我國調局還有點事需要處理,我先走了。”

紀禦霆轉身離開。

“阿霆。”

紀老爺子呼喚,“他們都是血親,爺爺不想在死之前,再看到親人殘殺迫害的場麵,爺爺希望能看到所有後人在膝下,四代同堂。”

紀禦霆停在原地,卻冇回頭,似乎將紀老爺子這番話斟酌了很久,才邁開長腿,離開老爺子的主臥。

老爺子剛纔關於當年真相的贅述,攪得他心頭雜亂。

笙歌剛好從樓上下來,看到他魂不守舍地站在過道裡。

“爺爺身體怎麼樣了?醫療團來看過冇有?”

紀禦霆言簡意賅,“他很好。”

這三個字瞬間讓笙歌明白,紀老爺子是裝病,但這種事,她作為孫媳婦不好說什麼,隻能保持沉默。

紀禦霆摟住她的肩,“寶寶們怎麼樣了?睡了嗎?”

笙歌點頭,“已經睡了,我上去的時候哭鬨了一會兒,稍微安撫一下就好了,寶寶們很乖。”

紀禦霆鬆了口氣,“那就好,走吧,我送你回禦笙小築。”

笙歌莫名其妙。

“你讓我先回家?”

紀禦霆看了看錶,離十點鐘,還有一個小時。

“二叔父子那邊的事,我得去處理完,聽聽二叔那邊的交代。”

笙歌主動扣住他的大掌,跟他十指交纏,“那就一起去,我單獨回家也睡不著,不如陪著你辦公。”

她興致很高,紀禦霆冇法拒絕,也很感動這麼晚都能有老婆陪著。

兩人手牽著手,從老爺子的彆墅出來。

剛走到彆墅門口,紀禦霆的電話響了。

是國調局那邊關押室那邊的警員打來的。

“禦爺,出事了,囚室裡的紀星暉不見了!”

紀禦霆擰緊眉,表情瞬間嚴峻。

笙歌立刻感知到他表情的不對勁,跟他對視一眼。

兩人火速趕到了國調局,一起進了原本關押著紀勇和紀星暉的囚室。

昏暗的囚室裡,隻有紀勇悠閒的坐在牆邊,正在抽菸。

繚繞升騰的煙霧朦朧了他的神色,給他整個人添了幾分晦暗。

他低著眸,壓下想同歸於儘的決心,默默等著紀禦霆和笙歌走過來。

“禦霆,你這國調局管得不太行啊,把我家阿暉弄不見了,這事你不得給我個交代?”

紀禦霆眸色森冷,緩步上前,居高臨下的凝視他,“二叔好手段,竟然能讓人將手伸到我的國調局內部,從關押室裡悄無聲息的將人弄出去,真是厲害。”

來的路上,他跟笙歌已經去查過監控室了。

柒年也在加班加點的調查這件事。

蹊蹺的是,就在半個小時前,整個國調局的監控室都被人惡意黑掉,所有監控被迫關機。

失去那半個小時的監控監視後,紀星暉就從內部關押室離奇消失了。

從進來開始,紀禦霆的表情就格外冷冽,壓抑著內心的戾意。

紀勇將他的表情看在眼裡,心情頗好的大笑起來。

“禦霆,你不是已經猜到是誰乾的,就這麼不敢相信?”

紀禦霆西裝袖口下的拳頭,攥得很緊,一言不發的凝視著牆邊的紀勇。

就在兩人身後的笙歌,注意到他攥拳的動作,無聲歎息,也猜到紀星暉突然消失的事,會是誰乾的。

靜謐沉沉的囚室裡,暗藏狂風暴雨。

紀勇隻當冇看見紀禦霆的怒氣,猛吸一口煙,悠然的吞雲吐霧,興致頗高。

“你爸媽車禍去世,以老爺子的實力,完全可以讓肇事者付出慘痛的代價,但他冇有。”

他哼笑,繼續說:“非但冇有,老爺子還幫著瞞下來,你以為他為什麼要把你養在膝下,隻不過是因為愧疚,另外,他還想親自培養個好拿捏的繼承人而已,如今你越來越不聽話,你以為老爺子不會想辦法製衡你?”

紀禦霆神色陰鷙,回憶著剛剛在紀老爺子房間,跟紀老爺子的談話。

紀老爺子裝病將他叫回去,他前腳剛離開國調局,紀星暉後腳就不見了。

何況紀老爺子本來就在國調局安插得有監視眼線,紀禦霆今天下午正在查,晚上關押室就出事。

這件事,換做任何人,都不可能不懷疑到紀老爺子的頭上。

但紀禦霆始終不搭話,靜靜聽紀勇說。

“禦霆,你是不是已經從老爺子那裡,聽到了他所謂的真相?”

他神秘兮兮的笑著,“老爺子那些話的真假,我相信你心裡有數,當年大哥大嫂的事,隻有我最清楚,但我要你取消對阿暉的通緝,他在外麵是死是活,你都不要再管他。”

“這對你來說,隻是一句話的事,應該不麻煩吧?”

紀禦霆默了默,麵對紀勇跟紀老爺子差不多的談條件,他跟之前一樣,答應得很快。

“好,紀星暉跑了就跑了,我不會讓人去將他抓回來,他就算死在外麵,也與我無關,我現在隻想知道你們藏著的秘密。”

紀勇滿意了,但還是警惕的重申一遍:“記住你說的話,不再追究紀星暉,我侄媳婦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禦霆作為掌權人,得說到做到。”

紀禦霆雙手矜然的揣著軍裝褲兜,滿臉高冷漠然,輕輕的嗯一聲。

雖然態度漫不經心,但卻有著令人信服的魅力,何況紀勇冇得選。

他瞄了兩眼笙歌,“這個秘密,我要求單獨告訴你。”

紀禦霆回頭,看了眼自家老婆。

笙歌點頭同意,轉身離開了囚室。

等笙歌一走,紀禦霆睥睨著地上的紀勇,“二叔現在是不是可以說了?”

紀勇掐滅手中的菸頭,朝他招手,示意他靠近一點,“小心隔牆有耳,我不放心。”

他寒著臉,壓抑著不耐煩,踏著軍靴走過去,蹲身到紀勇跟前,附耳過去。

紀勇微微起身,靠近他,極小的聲音說了個跟紀老爺子完全相反的真相。

紀禦霆認真聽著,越聽到後麵,表情越嚴峻。

他當即反駁,“不可能。”

紀勇輕嗤,“有什麼不可能的,你隻看到這些年我對你的虎視眈眈,卻不知道看似不爭不的他,又在家族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如果不信,你可以親自去問他。”

紀禦霆黑眸凝重,似乎內心還在消化紀勇給出的截然相反的真相。

趁他出神,紀勇悄悄將手伸到後背,從被他坐著的地上,緩緩取出匕首,看向紀禦霆的目光裡,染上殺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